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神学为谁服务?

尽量追求和睦,但要不惜代价维护真理。(马丁.路得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<犹太-基督教哲学中恶的问题>论文摘编  

2014-02-09 14:31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本文从哲学角度揭示“恶“,恶的问题在哲学上可分为两种,一种是矛盾的版本,是指恶的问题直接要排除上帝存在的可能。二是证据的版本,此版本指出恶的普遍恣肆,构成了强有力的证据,从而使上帝存在的概率非常小。本文即要论述这两个版本。

此文分为四节。第一节讨论矛盾版本恶的问题和自由意志辩护.第二节讨论对自由意志辩护的三种反驳,以及如何响应。第三节讨论归纳版本的恶的问题。第四节提出一种基于犹太-基督教传统的类比神正论,并思考信仰的本质。

第一节:矛盾与辩护

矛盾版本的恶的问题,又称逻辑的恶的问题,是指两个信念,有神信念,即有一个至高智能、至高能力和至高的善的上帝的信念,和知道世界上有普遍的恶的信念,两者之间有矛盾,相信其一则不能相信其二。

面对这种批评,有两种响应。一是找出恶存在的理由,通过阐明上帝为何允许有恶来消除矛盾,这就是神正论。神正论的主要形式有:恶是善的缺失,恶是为了更大的善,这世界虽有恶却是可能世界中最好的。奥古斯丁和莱布尼兹是神正论的代表。
另一种响应是自由意志辩护。辩护的目的不在于要提供恶存在的理由,而在于要澄清有神信念和恶两者之间并不构成矛盾。所谓有神信念和恶的存在有矛盾,就是指在所有的可能世界里,都无法做到两者都能实现,即两者都为真乃为不可能。一个辩护所要完成的任务即是,两者是可以同时实现的,即至少在一个可能世界里,有神信念和恶都为真。
第二节:反驳与响应(讨论对自由意志辩护的三种反驳,以及如何响应)

第一个反驳质疑为何上帝不可以按自己意愿创造一个最好的世界,既然他有至高能力?
答:上帝全能就可按己意行事,这世界就是按上帝的意志所造,如果不是最好的,上帝不会创造出来。世界当然可以是其它样式,但肯定比之现实世界要逊色。承认恶的存在,但认为这些恶构成了更大的善。

第二种反驳如下:如果因为人有自由意志,上帝就不能完全按自己意志行事,那么至少,为何不可以上帝所造的人虽有自由意志,却总能自主选择善,而远离恶⑧ ?
答:事实上有些善的存在是依赖恶的。虽然确实有可能上帝可以创造自由意志的人自主选择善远离恶,但如宽恕这样的美德,无疑是善的,如果没有其它人的过犯,一个人就不会有宽恕的美德。
一个只有善没有恶的可能世界,可以有两个结论:首先,一个只有善没有恶的世界固然是可能的,但其中的善无疑也有所缺乏,即这样的世界肯定不会有诸如宽恕的美德。其次,这样的一个世界,其中人们的善恶知识是否完备值得怀疑,他们的行善能力也值得怀疑。这是一个最好的可能世界吗?考虑到善的贫乏和可疑的行善能力,这恐怕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第三个对自由意志辩护的反驳是自然的恶。批评者认为,自由意志辩护固然可以说明上帝不得干预人的自由选择,因此就会有恶的产生。但是,许多恶是自然的,与人的自由意志无关。
答:自然的恶也和自由意志有关,不过不是人的自由意志,是其它被造的位格,比如那些堕落的天使很不幸,自然的恶即是出自撒旦的作为。此外自然的恶是知识成为可能的一个条件,如果上帝不允许自然的恶,人的知识就缺乏,也无法应用他的自由意志。

论文摘要

第三节:证据的恶的问题(讨论归纳版本的恶的问题)
自由意志辩护表明,有神信念和恶的存在没有必然的矛盾,即恶的问题不可能构成一个演绎的论证,说明有神信念为假。但是,恶的横行恣肆,能否构成足够的理由,说明很可能没有上帝?这就是证据的恶的问题,又称归纳的恶的问题。

休谟和William Rowe等人认为,即使有神信念和恶之间没有不一致的矛盾,考虑到世界上无数无来由的毫无目的的恶与苦难,一个犹太-基督教所理解的至高智能至高能力和至高善的上帝是不太可能的。这个论证的思路可整理如下:1)如果有一个至高智能至高能力和至高善的上帝,那就不会存在恶和苦难,除非上帝有允许这些恶与苦难出现的理由,即恶与苦难都有目的。2)确实存在毫无目的毫无意义的恶与苦难。3)并不存在一位有至高智能至高能力和至高善的上帝。(1,2,Modus Tollens)这个论证被称为证据的恶的问题(Evidential Problem of Evil),又被称为是归纳的或概率的。

Rowe的论文引用了两个常能耳闻目睹的事件,他认为这两个典型事件足以代表无数毫无目的毫无意义的恶。一个事件是自然的恶,第二个事件是人类的罪恶。怀士察(Stephen Wykstra)等人和Rowe往复多次的反驳响应。他身认为恶的证据反驳,第二个前提[2)确实存在毫无目的毫无意义的恶与苦难。]后面其实有个预设,就是人类理解的善恶等同于上帝的理解。在犹太-基督教的信念里,上帝和人类是创造者和被造物的关系。上帝的奥秘难测,在经文中有这样的表达: “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,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。”(以赛亚55:8),又如, “深哉上帝丰富的智能和知识,他的判断何其难测,他的踪迹何其难寻。”(罗马书11:33)无疑,经文并不支持恶的证据反驳。

怀士察提出了一个Noseeum论证,来响应恶的证据反驳。他在密西根西部的乡下,夏天时有一种小蚊蚋,非常细小,人很难看到它们。但这种东西虫小本事大,人和动物都很怕。这小蚊蚋咬起人来能让人痛得跳起来。怀士察他们乡下把这种蚊虫叫作noseeum,就是看不见他们的意思(no see‘um)。同样,怀士察他们认为,世界上许多看似全无理由的恶,那些理由就是在人眼里看不见的小蚊虫。所以,Rowe的论证的第二个前提是有问题的,当他断言“确实存在毫无目的毫无意义的恶与苦难”,那是就他的知识而言。这就如人们看不见那细小的蚊虫或病毒而宣布没有这种蚊虫或病毒。故此恶的问题的证据版本也不成功。

第四节:类比神正论(提出一种基于犹太-基督教传统的类比神正论,并思考信仰的本质)

自由意志辩护和怀士察的Noseeum 论证,都可视为否定的辩护。否定的辩护说明上帝可以有他的理由允许恶,但并没有讲清楚是什么理由。所谓神正论,就是要为上帝的作为提供理由。既然万事都在上帝手中,那么恶也在他掌管范围之内,那么他就必有允许恶存在的理由。

新旧约经文有一个相当清晰的神正论的思路。这可称之为类比神正论。新旧约经文记载的上帝的形象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上帝是慈爱的天父。这种理解下,人神之间的知识鸿沟还是有的,但上帝的旨意还是可以明白的,只不过在不同的人,不同的阶段,都有不理解的时候。但最终,如哥林多前书13章所述,人要与上帝面对面,那时就会全部明白。人现在没有能力接受,也无法理解,有如父母与婴孩的不同。父母为了一个好的目的,有时会让婴孩受一些痛苦,但婴孩如何也不能理解,而是大喊大叫。知识也一样,大人不用思考的问题幼儿如何努力也想不明白。但孩子长大了就会理解父母的苦心。这可类比上帝与人的关系。上帝的目的有许多是人暂时无法明了的。

需要留意的是,类比神正论也没有为恶的存在给出具体的理由,只是为恶的问题提供一个解释的框架,并不是一个无误的论证。也即是,这个世界无法实现的目的,上帝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实现。死去不是结束,而是生命的另一个开始。在这个世界所经受的看来毫无目的的苦难和不公,一定在另一个世界有一个更高目的。从辩护的角度说,灵魂不死和永恒生命虽是可以接受的信念,并没有无误的证明。


辩护的目的仅是要说明一种可能性,上帝有可能以这样的理由来允许恶的存在,在另一个世界实现他的公义。可能世界的概念则说明,这样的可能性是不可否认的,即必然存在这样的一个可能世界。这足以说明上帝和恶的存在并无矛盾。当然,这对于不接受有神信念的人来说,这种公义是太遥远了。所以,理解接受这种神正论,不再是知识的事情,而是有信心的要求。

本文所论表明,恶的问题不足以构成一个成功的反有神论证。本文结论是,就哲学论证而言,恶的问题两个版本,矛盾版本和证据版本,都可以在犹太-基督教信仰之内得到消解。神正论也没有所提供恶存在的具体理由,而根据神正论所设定的人和上帝之间的鸿沟,知晓这些奥秘,已经超出人的理性范围。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